武冈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2-12 22:41:40 | 查看: 14| 回复: 1
  

  我与共和国同龄,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出生在唐山西国营汉沽农场一个小村庄,当时,虽然距离芦台镇仅有两三公里,但在农村还没有通电,点的是煤油灯,喝的是蓟运河里的水,在建国之初,百废待兴。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水平可想而知。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不仅孩童们对一年一度的新年热切期盼,欢欣鼓舞。就是大人们也对年关相当重视,老早就铆足了劲头过好这个传统节日。也是,起早贪晚辛苦一年了,人们也该好好地休息几天了,吃了一年糠菜窝头咸菜条,也该吃几顿好菜好饭,饱饱口福了。

  那么,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年味”,是啥滋味呢?

  五十年代的“年味”,也是从小年开始飘香。每年到了腊月二十三,村子里就有过年杰西利物莫论炒股的味道了,家家户户争先恐后地忙碌起来,翻箱倒柜,打扫屋子,屋里院外堆满了破烂,一片狼藉。还有村里那鸡叫声,猪吼声就会响成一片。杀鸡的宰猪的一家跟着一家学。村里的屠夫成了争相邀请的焦点人物。不但要好酒好菜招待,等把猪宰杀完成,还要给人家带上猪头下水之类作为赠品。谁家的忙也不会白帮。用现在的说法就叫有偿服务。那些年,妈妈每年在前院的墙角处都要养一头肥猪,平时用稻糠泔水加上菜叶子喂它,年底快要宰杀时就增加些玉米面催肥,这样,三百多天稀里糊涂也能长到一百五十斤,把猪杀了送给三大姑二大姨一部分肉,家里也可剩下百八十斤,这样,我们就成了“暴发户”,可以过个肥年了。

  五十年代的“年味”,就是争先请财神。爷爷对这件事非常重视,都是他亲自操办。当时,我们管财神叫“灶王爷”。它被贴在堂屋的灶台上,工工整整地供在碗橱的上方。在五颜六色的画面中,一脸严肃的财神爷正襟危坐,画图两边是祈福或拜托的对联,上联是:上天言好事,下联是:下界保平安。究竟灶王爷对家人的幸福能否起作用,就无法验证了,既然请来了它,大概是为心理上的安慰与满足。再者说,屋子里有了财神爷,也算增添了浓浓的年味。

  五十年代的“年味”,是妈妈忙活着蒸馒头,或精心地加工棒子团。啥叫“棒子团”呢,就是用玉米面做皮,里面裹进去一些豆馅,馅料里掺进平时见不到的红糖。这样的主食吃起来甜甜的,比纯粹的棒子饽饽好吃多了。每年到了年关,妈妈都会忙活好几天,做一大水缸白面馒头和棒子团。足有二三十斤粮食呢!这些好吃的“年货”,一是为了自家人食用,另外,也是年后走亲戚时必备的礼品。

  五十年代的“年味”,是奶奶用小石磨磨出的香油,还有大饱口福的年糕。那时候,双目失明的奶奶已经八十多岁了,每年到了这个时间节点,她也闲不住。坐到炕头上把小石磨转的刷刷响。炒好的一小盆芝麻磨完了,她就不断地用勺在盆上敲打,为的是将漂浮的香油打捞出来,再小心翼翼地放到事先备好的罐子里。这时,整个屋子都会飘荡着浓浓的油香味,好闻极了。我有时会趁着奶奶不备,抓起一把芝麻酱偷偷地塞进嘴里,那粘粘的香香的味道,既粘牙又噎人,甭提有多解馋有多惬意了,那种偷食的满足感,很久很久都挥之不去。

  五十年代的‘年味’,还有奶奶磨出的发面年糕。那是我家别具一格的美食,是一年到头才能尝到的稀罕物。只见她把大米和黄豆泡好,可能还有其它的豆类,也是用小磨将它们磨成浆,然后掺杂些面粉或面肥,均匀地摊在蒸笼上,二十几分钟以后,香喷喷的年糕就出锅了,甜甜的年糕,香香的,软软的,粘粘的,入口就化,闻到这味道就会垂涎欲滴。对我们这些一年四季吃惯了糠菜窝头的孩子们,当然是极大地诱惑,各个都是狼吞虎咽!

  五十年代的“年味”,是爸爸千里迢迢背回的年货。那时他在内蒙工作,每年有”好行者,嘤的一声,躲离小妖,让他先行有百十步,却又摇身一变,也变做个小妖儿,戴一顶狐皮帽子,将虎皮裙子倒插上来勒住,赶上道:“走路的,等我一等十几天探亲假。临近春节的几天,他就千里迢迢回家来过团圆年。只要他迈进家门,不仅给大人们带来欢乐,更是给我们弟兄几人带来解馋的好东“凉”了,两大券商终止重组西。只见爸爸肩头的前后,挎着五六个大小不一的包裹,大大的重重的,其中有一巴掌厚的肥猪肉,有粗粗的宽宽的黑粉条,还有我们没见过的糕点,那时叫核桃酥,槽子糕。还有又大又粗的糖疙瘩等等。到了晚上,夜深人静后,可以听到爸爸“刷-刷-刷”的数钱声,他把一打崭新的纸币交给爷爷,小声说:现在的钱越来越毛,挣钱也越来越困难了。

  五十年代的“年味”,还有除夕夜的“压岁钱”。就在我们一起“熬五经”的时候,吃过了午夜饺子,就给大人们磕头,爷爷会拿出两毛,或五毛钱来,说:这是给你的“压岁钱”,别乱花。这些钱在那个年代,对十来岁的孩子来说,无疑是巨大财富!我们不知道将它藏到哪里才安全,或用它买文具,或等待货郎担拨浪鼓响起以后,用这钱买一个烧饼,一颗油条解馋。有时,也花三五分钱买一串大大的糖葫芦,跑到大街上向小伙伴们炫耀。

  五十年代的“年味”,是除夕夜一群孩童们打着红灯笼,拉起长队在大街上转悠。灯笼里的蜡烛一闪一闪,我们一边走还一边高喊着:“打灯笼发财了,金马驹家来了”!到了谁家门口,谁的声音就喊得老高,为的是让他的爸妈高兴。比较富裕的家长,还会拿出几块高粱饴的糖块奖励我们呢。人多糖少自然不够分,哪个孩子手快抢到了,就会高呼着快速跑开,一边跑还一边喊着:打灯笼发财了,金马驹家来了。那个时候,谁也买不起鞭炮,似乎也没见过卖鞭炮的,平时调皮爱寻刺激的小孩子,就买几个“摔炮”听响声,也有的搞恶作剧,将“摔炮”重重地摔在小伙伴的脚底下,为的是“吓”他一跳而后快。

  五十年代的“年味”,是妈妈给我们作的新衣袜。或短裤或外罩之类。那个时代,十几岁的半大小子,没有裤衩,没有内衣穿很正常。到了冬天,有破旧的棉袄棉裤就不错了。脱下它就会露出赤裸裸的小鸡鸡。冬天里几个月没法洗澡,棉衣棉裤的缝隙里长满虱子或虮子,这些烦人的小动物,在身子里悄赚钱好难,亏钱很快,股票账号记录。悄地爬起来,浑身刺痒得很。到了冬天,妈妈经常在我们躺下以后,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为我们捕捉这些害人虫。记得有一年,妈妈给我作了一件花格子外套,过年的那天让我试穿,当我发现一排纽扣都是红色的,特盈利模式研究与探讨别刺眼不舒服,就害臊不愿意穿出去。妈妈说:“红色的怎么啦,多喜兴呀,还讲啥男女呀”!妈妈拗不过我的虚荣心,就让步说:“不行就把它穿在里面,用破棉袄盖住它”。

  五十年代的“年味”,就是年后在村里看大戏。那个时代,不但物质生活极度匮乏,缺吃少穿,平时精神文化生活也几乎是空白,甭说电视机或手机了,晚上看一场电影,都要步行十几里地之外,只要听说哪个村子演电影,晚饭不吃也要跑过去观看。过大年了,公社领导才会请来戏班子,在村里演几场戏。或者是评剧《小二黑结婚》,或者是皮影戏《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等等,总之,在正月只要村里有戏看,周边十里八庄的村民也会跑来看热闹,大大增加了节日气氛。

  除了看大戏,正月十五前后还可以看到大秧歌。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随着锣鼓点的节奏扭一段。还可以看到耍龙灯,狮子滚绣球等热闹,更值得一看的是---- 踩高跷,驮罗汉,这是在农村传统的技艺。几个年轻人高高地站到一米多高的木棍上,大有出人头地的感觉。他们一边走一边表演各种动作。走到地广人稀的地方,会引来更多穿着戏装的大人或小孩。在这里,他们要把表演活动推向高潮。那就是俗称的“驮罗汉”。最底层是十几个年富力强的男子汉,然后,将人一层一层地驮起来。越驮越高,越高了上面的人越少,一直驮到两三层楼房的高度时,再将一位七八岁的小孩子举过头顶,让他成为“人峰”。这时,才在一片热烈的掌声或欢呼声中表演结束。

  时光荏苒,寒暑更迭。转眼间五六十个春节过去了。回首往事,感慨万千,常想起妈妈的一句话:“年好过,节好过,平常日子不好过”。这是事实!过年毕竟是短暂的几天,而平常日子的吃喝拉撒,就很难了。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过年的“味道”也发生了质的改变。如今,物质生活富足了,精神生活多彩了,人们对年的概念自然就淡化了,对年的期盼就淡化了,过年的味道也淡化了。如今“过年”,似乎就是民间大迁徙,就是回家团聚,就是集中消费,就是看春晚的代名词了。是的,人世间没有完美的事物,甘蔗没有两头甜,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有得必有失,完全在情理之中。如今年味淡了,那是受到了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冲击,我们几乎天天在过年,想吃什么买什么,怎样开心怎么玩,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谁还对过年有太多期盼呀!假设让我二选一,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今天的“年味”!

      今日份牛股––中国卫星。三孚股份:多晶硅一月一个价,上游原材料(三氯氢硅也在涨价)!。《春生夏长秋收冬藏》。8月份大盘进入趋势线震荡+本周综述。”那木叉按下云头,将降魔杵,如筑墙一般,筑了有千百余下。证监会确认了!!。主升浪趋势逐渐形成,继续把握结构性行情。

4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发表于 2021-2-12 23:05:59
无语.....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