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冈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2-8 22:40:33 | 查看: 10| 回复: 1

  



  《买头》

  在画材店
  我想买骷髅头
  树脂的
  不易摔碎
  可随时把玩
  就当摸自己
  皮相下
  凹凸坚硬的部分
  而店里没有

  2020.1.5?


  《融化》

  阿尔卑斯山的冰溜
  阳光的滴漏

  2020.1.12?


  《来到维也纳》

  乌鸦比鸽子还要肥?
  婴儿的哭声
  比钟声响亮
  我的乳房
  已经挤不出一滴奶

  2020.1.18?


  《雪》

  不要向我泼粪
  一场雪会为我洗清
  无论在什么地方
  那飘飞的雪
  都是我的亲人

  2020.1.19?


  《不躲在异域的天空下》

  只有你说
  “欢迎你回到危险地带!”

  “与祖国同在!”
  套话一秒钟就出来
  我脑里确实闪过
  阿赫玛托娃的《安魂曲》

  也只有你不待我多说就指认
  “圣德列萨的沉迷。”

  沉迷于痛和欣悦?
  不!每个人都要回到自己的家

  2020.1.28


  《克里姆特·吻》

  走在你的国家
  不大的飞机场
  站在你的《吻》前
  那情暖的黄色
  马赛克打满身段的男人
  金丝卷丰饶的女人?
  不像欧洲人
  一路上
  黑色灰色
  冷酷得要死
  只有你的画
  把亚洲的非洲的色彩
  种植在这里
  只有吻
  是你们的
  在地铁
  在马丁家
  在希腊餐馆
  在雪落时
  它们纷纷落在雪白的脸上
  我成为一株植物
  寒冷的植物
  旁观着比金子还要贵重的吻
  你是最奢侈的画家吗
  奢侈是一种误解
  要看谁出钱
  金子赭石绿松石
  在画家眼里没有区别
  只有吻不同
  你那么谨慎
  你爱恋埃赫特男爵夫人
  也只是猜测
  你只活到55岁
  死于一场感冒西班牙肺炎
  当我从你的国
  你的维也纳回来
  我的国也正面临一场肺炎
  多少人
  没了吻

  2020.1.30


  《后现代》

  有人给西方名画里的人物
  戴了口罩
  有人给天津铜像马三立
  戴了口罩
  有人说南京城
  看得见的人只有孙中山
  只有?他
  屹立在中山陵
  没戴口罩
  整幅照片挥之不去的迷雾
  是更大的口罩

  2020.2.4


  《关不住》

  春天了
  不出去哪行呢
  八十多岁邻居
  每天都得活动活动
  他推着自行车
  出了电梯
  骑行
  一直骑到广阔的田野
  成为第一枝红杏

  2020.2.9


  《上海一女子私藏10吨医用酒精》

  以每桶50元购买
  再以每桶120元卖
  目前这名女子已被逮捕
  看到这个新闻
  我没觉得奇怪
  发国难财的人一定不少
  有些看得见
  有些看不见
  我疑惑的是
  没有储存化学品资质的人
  怎么弄到10吨酒精泉阳泉,已完全对标农夫山泉!
  上海女人到底不同
  精明的如张爱玲
  糊涂的也如她
  这么多酒精放家里不危险吗?

  2020.2.25?


  《每当我安静下来的时候就听到它的声音》

  在夜里,在黎明,在午后
  只要我什么也不想
  它就会从尘世的交响乐
  从众多的背景中
  从水里,从云里,从一切可以蒙蔽的
  事物中咕噜出来?
  就像一个安静的乐者

  母亲说过的一种鸟鸣应该就是它
  今天直觉告诉我是珠颈斑鸠
  它有一个称号叫最美的斑鸠
  它的叫声就像埙和箫合奏出来的
  哀伤故事的序曲?

  2020.2.27?


  《光的领带》

  我的视野里有一条光
  像一条长领带
  从我的脖颈处打结延伸出去
  成明亮的大道
  两个男人
  从黑暗的两边过来
  也戴了光领带
  但很小,像两条绳索
  套在脖子上
  他们一个要对另一个发起
  进攻

  2020.2.29?


  《终夜聆听》

  钟声是一条鱼
  从我的右耳进
  雨声是另一条鱼
  从我的左耳进
  风是水草
  在我的周围飘摇
  两条鱼按照各自的节奏
  不停地穿过我
  钟声非常均匀?
  给我信任
  雨声忽大忽小
  跟我倾诉
  风若有若无
  懂得分寸
  作为海的一块礁石
  我以拥有它们的陪伴而感到
  欣慰
  即使一艘船
  不幸撞上

  2020.3.9


  《谁能想到》


  全世界语言团结了起来
  不到一天
  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
  不管看得见的看不见的
  不管今天的古代的
  不管人类的火星的
  没有人可以拆散它们
  没有谁能领导它们
  它们强大到梦也无法做到的地步
  它们不伤害任何人
  为禁足多日的人们带来了
  意外的狂欢
  这一天
  所有的语言在诉说同一件事
  大地上冤屈的魂灵
  都认得它们

  2020.3.11


  ?《不想知道》


  一匹马对另一匹马
  说着什么
  我们不知道

  一朵花对另一朵花
  说着什么
  我们不知道

  一阵风对另一阵风
  说着什么
  我们不知道?

  也不必知道
  笑容被你看见就好

  2020.3.29?


  《不哭》


  他们说海水是冰冷的
  其实它下面流淌着最热的血?

  这正是我想说的
  而你先于我一个世纪说出
  你替鲸鱼说出
  也替我说出
  不哭

  他们说你是D.H.劳伦斯

  2020.3.29?


  《忘了口罩》

  他刚跨出大门
  就退了回来
  我俩都笑了
  看到门牙掉了一颗的黑洞
  我的笑比他的笑
  不讲道理地多了一层意思
  觉得他戴上口罩
  非常有必要

  2020.4.6


  《楼下的春天》

  高高低低的花都开了
  正面和背面因光的分配
  而层次丰富
  让人忘记了绿的存在
  忽略了阴影的陪衬

  葱茏和繁茂适时地驱逐着
  杂芜和萧瑟
  脚步兴奋
  仿佛踏入的是另一个境界
  仿佛身在床榻
  梦把你带到另一个佳处

  2020.4.7


  《风中》

  一周前到处是白色的
  毛絮在飞
  现在是白色的
  薄片在飞
  毛絮是蒲公英的种子
  像灵魂轻飞
  薄片是榆钱
  我控制不住往纸钱上想
  虽然小得配不上
  任何灵魂

  2020.4.20
  ?

  《夜深人静风不停》

  去年八月母逝
  我春节没回去
  清明节准备回去
  结果也没回
  拿疫情作理由
  疫情让我逃避了祭奠
  逃避得多么正当
  多么轻松
  像一个公告不加修饰的
  贴在亲情上

  2020.4.21


  《做凉皮》

  去厨房揉面
  把远处停工多日的吊车
  揉了进来
  把下午五点钟墙壁的阳光
  揉了进来
  把你画中女人的大腿
  揉了进来
  它们橘黄的蛋黄的肉黄的
  颜色都揉了进来
  风吹着口哨是黄色的
  凉皮就要从它们中脱颖而出
  黄瓜是最好的搭档

  2020.4.22


  《感言》

  那两年
  每到记者节
  我都让?记者站
  小记者写点感言
  领导审阅时
  让我把揭露阴暗面
  跟黑暗作斗争
  铁肩担道义
  这类话语删除

  2020.5.1


  《白痴才爱听你说所谓的……》

  尊严
  不在于你当了多大的官
  不在于你收入有多高
  不在于你穿得有多贵
  不在于你出入多高级的场所
  不在于你出手有多大方
  不在于你认识多少权贵
  不在于你拿到多少证书
  而在于你是否有同情心
  是否有平权的思想
  是否有公而忘私的精神
  如果没有
  请不要跟我说你的尊严
  否则我只会把你当做
  精致的利己主义分子
  庸俗的跪舔者

  2020.5.1
  ?

  《答弟子问》

  谈完工作后
  她突然问我
  主任怎么不是您
  这种尴尬的问题
  孔子被问过吗
  子路问过
  怎么做官?
  孔子用“道”来回答

  我该怎么回答呢
  遥远的孔子向我支招了
  我马上说
  这是个人的追求

  学生紧接着问
  追求当主任就能当上吗
  我说是的
  她美丽的面孔上
  全是疑惑

  2020.5.1


  《没暂停》

  当世界按下暂停键时
  我没暂停
  我是藏于地下的竹笋
  一直在生长?
  我不能让五年的每分每秒的生长
  停止下来

  2020.5.8


  《父亲》

  父亲是煤灰的气味
  铁屑的气味
  他的汗珠
  有时被汗衫吃了
  有时被裤带死死的卡在腰间
  他一直有白色的臂膀
  红色的火焰
  沉默的干劲?
  我怕他
  街上的小孩没有不怕他的?
  只有我妈不怕

  2020.5.8?


  《谁能不矛盾》

  他说女人都一样
  然而在另一个时间里
  回忆经历的每一个女人
  分享她们的不同?
  回忆她们的眼睛
  有一个
  眼里雾一样
  他完全沉浸于这雾中
  让你忘记这是对一场性爱的描述
  而此时你不能打断他的回忆?
  更不能翻旧账

  2020.5.15


  《水》

  到了维马丁家
  维马丁告诉我们自来水
  是阿尔卑斯山的水
  可以直接喝
  他说的时候
  眼里充满诗一般的感觉
  喝冷水喝了几天
  我没闹肚子
  到了阿尔卑斯山的山脚下
  在因河旁维马丁说
  在山上可以方便
  八年后才能流下来
  我看着被皑皑白雪套住的山
  想着它脱下白毛衣的时候
  是什么样子

  2020.5.22


  《分娩》

  整个上午
  哦,不,其实最多是半个上午
  我都在观察着天空
  哦,不,其实就是偶尔一下
  又偶尔一下观看
  天空的云
  经历了一个最为痛苦的分娩过程
  黑暗,灰暗,晦暗
  变黄,变紫,变得像老腊肉一样……
  生一场雨原来这么难
  我在天空的产房外焦急地等待
  针线活都做完了
  还没生下来
  喳喳喳,几声喜鹊的报告
  我抬头一看
  原来,生出了午时的太阳

  2020.5.23


  《看见》

  在下午的一场雨中?
  你看见了什么
  让你那么不安
  我看见了雷炸开了一个口子
  要将一切填埋?
  看见玻璃全在流泪
  看见树都在颤抖
  看见死去的四只鸟
  又飞到邻居的窗沿上试图钻进去
  看见远方没有了路?
  看见飞蚊
  从玻璃体上飞出一只只撞向玻璃
  它们是我的灵魂
  黑色的小灵魂

  2020.5.26


  《像火车一样》

  直到最后十分钟
  我才知道我是火车
  与去匈牙利的火车一道
  破开大地的白雪
  破开奥匈帝国湿润的冬季
  当我停下来时
  我的帽子仍然前进
  前方是罗马尼亚
  一个资本主义国家?
  我的黑帽子
  执意奔赴赫塔·米勒的故乡
  我没法阻止

  2020.5.31?


  《三通》

  灯光里它是那么矮
  绕着我的腿转
  主人解释
  它是喜欢我
  不用怕
  这是他养得第二条柯基犬
  花了两千
  第一条在北京买的
  花了六千
  养了三个月才知道
  那道从眉间伸向脖子的白毛
  是染的
  是假“三通”
  我没办法不笑
  还有给狗染发的”林之孝家的只得进园来到稻香村,丫鬟们回进去,尤氏听了反过意不去,忙唤进他来,因笑向他道:“我不过为找人找不着因问你,你既去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谁又把你叫进来,倒要你白跑一遭.不大的事,已经撒开手了
  更想不明白有了“三通”就贵
  狗也靠脸吃饭

  2020.6.8


  《割》

  这条柯基犬
  肥硕的屁股冲着我时
  我好奇世上还有没尾巴的狗
  佩服它摆脱了摇尾乞怜
  它的主人说不是没有
  是割了
  尾巴长得不好看

  2020.6.10


  《六月》

  孩子都上学去了
  楼房,草地,阳光
  都安静了
  母亲没有形体了
  她在这空气里和我一起走吗
  她经常和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在一起吗
  怎么才能听到
  她的回答
  我死后一定要创造
  有声的阴间
  让活着的亲人能听到
  我的回答

  2020.6.11
  ?

  《高度》

  一只肥猫伏在车顶
  观看进出小区的人
  像大院门口坚守的保安

  一只肥鹊在屋脊
  大声叫着
  山墙把它顶得老高

  高度不仅是人类的需要

  2020.6.13


  《我笑他成了卡尔马克思》

  昨晚九点半
  我进了腾讯会议室
  一个人也没有
  正准备离开
  维马丁出现了
  整屏是他可爱的笑容
  一月在奥地利见的他
  相隔四个多月样子没多少变化
  只是发茬白得太多
  他告诉我今天理发了
  有两个月没有理
  很乱
  我才知道
  维也纳从三月到五月
  理发店也关门了?

  2020.6.18?


  《快递站小老板》

  一天赚320
  房租水电网费物业170
  员工费70
  啤酒5块
  饮料3块
  中午吃的盒饭16块
  鸡公煲18块
  米饭2份4块
  炸串25块5
  今天赚了8块5
  真真是充实的一天啊!
  一会去买8块5的水果去。

  看到妈妈驿站90后小张
  在朋友圈说的这些
  我这个爱笑的人
  怎么就笑不出来呢

  2020.6.27


  《母亲,此刻特别羡慕你》

  你选择了最好的时候
  离开这个世界
  一生没有连累任何人
  也是我们的幸福
  如果去年八月十三日把你救活
  我们彼此又是多么担心
  新冠病毒已经让全球几十万人死去
  洪水又让千万同胞受灾
  你要是活着
  有多揪心

  2020.7.2
  ?

  《获救》

  闷热
  用手指使劲儿抠窗框
  使劲儿往左扒
  开了六寸
  蝉鸣一拥而上
  将我抱住

  2020.7.7
  ?

  《打开一个链接》

  全是女诗人
  一人一首诗
  一人一张美人照
  一人一份简介
  都没有年龄?
  月份牌的感觉

  2020.7.9


  《阴天》

  中国新诗女人的年龄
  伊朗女人的脸

  2020.7.9?


  《共同的昵称》

  和大弟加好友
  他的昵称是老鲍
  吓我一跳
  和小弟加好友
  他的昵称也是老鲍
  又吓我一跳
  和小叔加好友
  也是老鲍
  幸好父亲没有微信
  一晃40年过去
  被叫老鲍的爷爷
  再也没回来

  2020.7.14?


  《活着》

  有些人用别人的器官活着
  用刚死的人的器官
  刚死人就借活人活着

  牛呀羊呀兔呀貂呀狐狸呀
  也可借活人活着
  以皮沙发、羊皮袄、兔毛衫
  貂皮大衣、狐毛领续命

  我在清越的蝉鸣中醒来
  我寄生于蝉鸣

  2020.7.18


  《多刺的花儿》


  他拍的绿绒蒿开蓝色的花。
  这种蓝太少见。

  100年前,洛克等西方盗花贼就盯上了它。
  后来带到欧洲,现在养在他们的家里。

  今天有可能遇到黄色的。
  只有中国西部草原上有。
  一朵蓝花与一朵黄花相隔数百公里。

  他告诉我这些后,就消失了。
  像一只藏羚羊回到了它的晚霞中。
  只有绿绒蒿分给夜空一些珍贵的克莱因蓝。

  再热的天到了晚上,青海的草原也凉。
  把骨头长在外面的绿绒蒿不更凉吗?

  2020.7.31?


  《话筒》

  走在前面的我
  被走在后面的李勋阳叫住
  把我倒带一样退到
  他指定的地方
  “像不像话筒?”?
  他指着一个莲蓬

  真像一话筒矗立于碧绿的荷塘
  等着诗人们上来发言

  2020.8.4



  《维度》

  在一维看不到二维
  在二维看不到三维
  在三维看不到四维
  总之
  低维永远不知高维
  高维看低维
  一清二楚
  我们生活在三维
  只有把梦当做真的
  把生活里的一切
  当做四维空间里的投射
  才能进入四维
  进入四维后
  就再也回不来了
  没有了时间
  只有意识
  没有了形体
  只有精神
  我坐在罗浮山的蝉鸣里
  进入了四维
  无恨
  无爱
  也无悲

  2020.8.8


  《烤羊》

  一只羊
  只有被撑平时?
  我才看到它
  金子般的形象?

  呈现它价值的
  是站在烤炉前的人

  此时这块羊型的大金子?
  价值三千?

  2020.8.8?


  《狗石》

  生肖狗的陈庚樵
  在金丝楠木艺术馆里
  陈列着奇石展品
  这些自然成型的石头?
  到了这里都有了金丝楠木基座
  雅致地居于展柜
  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
  叫忠诚

  2020.8.9


  《乖乖》

  是一只鹦鹉
  长得好看
  今年21岁
  要是女子
  正当妙龄
  可恋爱
  可结婚
  可生子
  而不是供人玩赏
  养她的人
  希望她乖乖的
  呆在笼子里
  逗她的人
  希望她乖乖的
  陪自己说话
  我对她说“你好”
  她横了我一眼
  她哪里乖啊
  恨死人了

  2020.8.14


  《祭》

  母亲去那边一年了
  不知花落谁家
  记得爷爷会看相
  他认为母亲是福相
  那她一定落在好人家了

  2020.8.12?


  《七夕》

  朋友圈各种七夕的诗?
  微商七夕的吆喝?
  我被传染了
  问一早和钓友去垂钓的他
  晚上想吃啥
  他说随便
  在去菜市场的路上
  一个骑着共享单车
  一个站在电轮子上的
  两个风火少年冲过来
  一个对另一个说
  今天是傻B节

  2020.8.25?


  《外星人》

  九点多
  我从理发店出来
  街灯把落日的余辉全部吃掉?
  商店橱窗
  代替了应有的风景
  人成为这个时间里最悠闲
  的动物
  被晚风牵着
  前方不远处
  有个极小的孩子
  像来自外星的娃娃?
  在地面上走着?
  我追了上去
  他光着脚
  一岁半
  要自己走
  不要穿鞋
  不要抱
  不说话
  但能听懂我的话
  我确信他就是外星人
  推着车的妈妈和哥哥
  叫他老二

  2020.9.3


  《斑鸠》

  这两年
  没听到滴血杜鹃的啼叫
  而斑鸠低声部吟唱
  频频送来
  鸽子般的身影
  在房前屋后树上地下时
  一声一顿
  身体打夯般使劲儿砸时
  鸠占鹊巢
  丛林法则
  都从我的脑子里飞出

  2调整是为了更好的上涨!020.9.12


  《几世》

  从滨海
  回市区
  乘9号线
  倒3号线
  像从这世
  回到那世

  译敏自言自语
  过去的人
  可以活几世
  活着写诗
  死后被人研究

  我们好好写
  也可以活几世
  我也像是
  自言自语

  2020.9.23?


  《怪味》

  小时候
  麻雀多
  草屋多
  如果不是
  奶奶们说那话
  我就会
  把木梯
  靠房檐
  爬上去掏麻雀
  她们说
  女孩不能玩鸟
  不然手有怪味
  洗不掉
  以后烧的水
  也有怪味

  2020.9.26


  《音变》

  做姑娘的时候
  我们的嗓子是竹叶
  做母亲的时候
  我们的嗓子是竹竿
  做祖母的时候
  我们的嗓子是竹根

  2020.9.28?


  《面瘫》

  弟弟的厂
  就剩他和弟妹了
  前段时间
  他得了面瘫
  去医院用了几千
  没治好
  去专治面瘫的
  私人医生那儿
  六天就好了
  只几百块
  我问面瘫是怎么得的
  他说是吹电扇
  加疲劳造成
  我问面瘫什么感受
  他说半边脸
  没有知觉
  眼睛一直睁着
  睡觉都闭不上
  没法拦着灰尘和飞虫
  总是流眼泪
  吃饭还得把半边口腔
  的饭菜清理出来
  喝水困难
  我问这种情况
  有多少天
  他说一个多月
  这是多么痛苦的一个月啊
  国庆节他没回老家
  因为有一批货
  要做完
  他说不想再像以前
  为了回家
  拼命加班
  疲劳驾驶

  2020.10.2


  《参加过母亲葬礼的朋友》

  他说哪天开车
  去我母亲所在的公墓看看?
  那里风水好
  想给他父亲也买一块
  他父亲去世两年了
  还没下葬
  我说买吧
  以后我们能在墓地
  见面了

  2020.10.4


  《留言》

  为了找第一首诗
  十几本日记
  全出来了
  找到毕业留言簿
  很多忘记的人
  一一出现了
  有赞美我多才多艺的
  有赞美我温柔娴静的
  有赞美我女强人的
  有鼓励我走自己的路的
  有提醒我学会说话技巧的
  有跟我道歉的
  合上留言簿
  想了一下这三十多年
  他们说的
  没改变多少
  只是诗人这一条
  没人想到

  2020.10.6


  《出鞘的过程》


  你
  让我露出眼
  我露
  你说眼好看

  你
  让我摘下口罩
  我摘
  你说嘴好看

  你
  让我摘下纱巾
  我摘
  你说脖子好看

  你
  让我脱上衣
  我脱
  你说锁骨好看

  你
  让我脱胸罩
  我脱
  你说奶好看

  你
  让我脱裤子
  我脱
  你说腿好看

  你
  让我脱底裤
  我脱
  你说所有的女人
  都一样

  你
  不知
  我是一把
大盘如才子所言在演绎,点位递进关系要弄明白!  刀

  你
  该杀
  是时候了

  2020.10.9


  《双十日》

  “这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这是我对外地的朋友和家乡的人,爱说的一句话。因为我在北方。暑热离去,风沙没来。

  树叶安静,显然比春天时成熟了很多,更懂得美,懂得色彩的搭配,懂得层次和造型,即便残损也显得风骨独具。

  谁还觊觎邻家的石榴呢,高墙之上,星月之下,味觉早就让位于视觉。

  最悲伤的莫过于柿子树了。端午夜,冰雹像产科大夫,打掉了所有的胎儿,让它终年绝望。我是安慰不了它的,它有着孤绝的仇恨。基于人道,自然之道,从现在起,我不再说事事(柿柿)如意。

  核桃呢?半个月前,看到它们更丑了,面部的残损变黑,比阵地上炸伤的士兵还难看。看一次,我的心被虐一次。又是一个恨雹的大树。

  小区里突然长了一种植物,疯长。紫色,桃形叶,茂密得像绿麻。那就好好长吧,这种植物过不了冬。

  不管怎样,疫情已经不那么吓人了,该吃的吃,该玩的玩,露脸的时候多了起来。阳光能解决的,绝不让黑暗去帮忙。

  这是一年最好的时候。午安。

  2020.10.10?


  《与友谈某些人的写作》

  写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语言关早就过了
  感觉也到位
  顺溜得不能再顺溜了?
  就像抛光了的木手柄?
  一点不扎手
  但是呢
  看了就看了
  摸了就摸了
  不感动
  不兴奋
  不喜悦
  不悲伤
  不能触动大脑任何一根神经
  我想到匠人
  无非就是一个匠人的打造
  而我宁愿它扎人
  让我感觉到
  起码有活的征象

  2020.10.11


  《我与上帝的默契》

  我要卷发
  你就给我方便面
  我要斑马
  你就给我海魂衫
  我要蜡烛
  你就给我热狗
  我要面膜
  你就给我骷髅
  我要男人
  你就给我按摩棒
  我要女人
  你就给我一瓶醋
  我要孙子
  你就给我无数张钞票
  我要墓碑
  你就给我红罂粟
  我要上帝
  你就给我一张发票
  去天堂报销

  2020.10.10


  《减肥》

  胖有各种原因。
  最重要的一种是吃的多,请不要急着反驳。
  大跃进后,三年自然灾害,那些图片,你能看见老百姓有胖的,就算你胜了。
  奥斯维辛集中营犹太人照片,你要是能看见胖子,就算你赢了。
  你要是深入老少边穷地区,能看见胖子,就算你扶贫到位了。?
  还有很多很多历史的陈账,算不过来。
  岁月静好是一句轻浮的话,无论从哪个角度,它都显得轻浮。
  一个有生活和社会经历的人说出来,让我怀疑他的思想。
  没问题,你们不必认同。
  改开后,部分国人日子好起来了,化学胖子多起来。
  那么,为什么要减肥?
  我不会听减肥为了健康这个变得冠冕堂皇的话,很政治正确。
  我认为减肥根本目的是为了美。身材好就是美,身材好的男女就是显得年轻,更有魅力。
  需要美是人性之一,也是对自我的积极要求。
  可是,很多人羞于承认,压抑自己的感知能力,最后把自己搞成伪君子,搞成心理变态。
  写诗,也是。要减肥。不是越胖越好,把臃肿当才能,就是脑子有病。

  2020.10.13


  《第一次看到钢钉钉在人骨上》

  诗人起子小腿骨上的钢钉
  像木栅栏
  这种保护和隔离
  似乎让他内心深处有了不一样的
  坚硬

  几年前某友
  疼痛如麻,我
  偷窥那闪电般的刀
  在小腿上游走后留下的痕迹
  他说一年后钢板和钉子
  还得取出

  能不取吗,我说。
  那时我不知道这冰冷的格格不入的东西
  是这样的

  2020.10.16


  《都想远嫁》

  那时候谁家没几个孩子呢
  那时候捧着饭碗到外面去吃很正常
  那时候边吃饭边说话
  把自己的菜夹几根给小伙伴
  那时候我们相信
  筷子握得高将来嫁得远
  女孩子都暗暗地练习握筷子
  吃饭时都握得靠后

  2020.10.24

  《预习冬夜》

  看完影片
  我仍穿着羽绒服
  窝在沙发里读手机
  一只蚊子
  飞我手机屏
  飞我脸
  飞我脚
  飞我周身的明与暗
  “不要脸!?”
  我脱口而出
  “到现在还不死!”
  再跟上一句

  2020.10.30


  《遛鸟》


  提着两只蒙着蓝布的鸟笼
  他没把它们挂在树上

  他就是树
  一棵移动的老树

  蓝灯笼在他枝桠上吊着
  在秋风里前后摆动

  2020.11.1


  《螃蟹》

  昨晚吃了两只螃蟹
  今天嘴巴上长出两个泡
  像螃蟹的嘴巴鼓捣的泡沫

  我变成螃蟹了
  在我的后背里是不是
  也躲着法海呢

  2020.11.6?


  《城》

  她在朋友圈
  晒自己的饭和菜?
  说一个人的饭不好做
  我想说两个人的饭
  更不好做

  2020.11.13?


  《黑》

  每次铺背景或是大色块时
  黑色的,我从不直接用黑色的颜料
  而是用几种颜料去调
  这样的黑
  有偏冷的偏暖的
  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感
  同样是黑
  我需要的是能给出不同气息的黑
  它不是死黑
  它是透气的,灵变的,是万物暗下去
  还有星光此起彼伏的闪烁

  2020.11.16


  《她不卑微,有着草一样的韧劲儿》

  直到母亲死了
  才听到一个姑妈说
  “她没去过?我家。”
  我知道的
  她没去过你家
  也不想去你们的兄弟姐妹家
  你们的子女家
  不想去婆家所有的亲戚家
  就像母系氏族
  她只有娘家
  这跟她受伤的感情有关
  她拥有了一份倔强的尊严

  2020.11.17


  《雪水》

  冬天下雪后
  选最新鲜最肥厚的雪
  装进干净的玻璃瓶
  到了春天
  每天洗脸后
  抹脸和手
  我们认为这会让皮肤细嫩
  雪白
  那时油菜花开了
  蜂在灶屋的土墙上钻出许多洞
  空气中都是嗡嗡的热闹
  我们的冻疮
  差不多好了

  2020.11.23


  ?《地书》

  一年时间没走这条路了
  今天下午
  快到学校北门时
  人行道的地面上
  出现了很多字
  王羲之,柳公权
  颜正卿,欧阳询
  郑板桥……
  他们的字都在这里呢
  只是凌乱的写了一地
  我看看身边的国槐
  不可能是它写的
  往后看
  一棵柳树
  正舒展金黄岫绿的枝条
  枝条上长满了笔画

  2020.11.27



  《善待》

  对于梦
  我是这样对待的
  醒来
  还记得?
  看不出什么意思
  过了几个小时
  或者更长
  它还不肯离去
  我就当它是飞来的小鸟
  收养起来
  用诗
  当饲料
  但我不用笼子
  关起来

  2020.11.29

  ?
  《冬安》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这是天津的老话,咋觉得说的忒对呢。
  过去上班,总是缺觉。
  而睡了一年,还是缺,这要补到啥时。
  中午都不敢吃饭,一吃睡意马上袭来,硬撑着画画,画得乱七八糟。
  不吃饭,也是睡意朦胧。去银行,取了钱会忘记拿走。你别笑,真连版股全部晋级,而我一个都没有。有这事儿。
  前世不会是只鹰吧,被猎人熬狠了。
  或是白雪公主,死了,又活过来。
  或是睡美人,川端康成眼里的那个日本女人,永远不醒,但无限美好。
  我曾怀疑过自己是活的。
  但死和活的界限我还没找到,无法证明我是死还是活着。那些针刺呀,血呀,什么的,我也不大信。
  睡美人,我是见过的。她是我的学生。
  那时,我新婚不久,独自住,有些害怕,让她晚上陪我。
  一天早晨,我起床,看了她一眼,惊了,她像西方油画里的少女,鲜花一样憨甜馨香。
  几年后,把她介绍给小弟,成了我的亲人。
  而母亲并不觉得她好。
  后来的事谁也无法料到,我不是神,但我每次都能安慰好母亲。
  母亲也是最能睡的,我感谢她从来没对我睡觉禁止过。
  我都这么爱睡觉了,可是至今不知道我睡觉时是个啥样,大概不是好看的类型吧。
  冬安,看到这字眼,就想到冬眠,很高兴,睡得心安理得了。

  2020.11.30


  《心虚》

  今年八月
  受邀参加绵阳诗会
  接机的是银河化学的司机
  他电话称呼我鲍总
  我感到陌生
  我说我是图雅
  而他一直叫我鲍总
  不知道是不是行业习惯
  我在学校工作
  一直被人称为老师
  也习惯称别人老师
  还好
  只那个司机叫我鲍总
  不然我会忘记
  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2020.12.8


  《咔,咔,咔》

  咔,咔,咔?——
  这是书桌下的脚弄出的声音

  在身下
  在暗中
  一圈圈逆时针方向转动脚腕
  带来的深邃和响亮

  骨头与骨头之间的亲密
  甲与乙的磨合
  脆响

  可持续
  可聊以自慰
  可向窗外的冬雾笼罩下的一切
  说——

  听见了吗
  这是打开一扇又一扇门

  2020.12.12



  《我连一支自动铅笔都搞不定》

  一直好好的
  0.3号自动铅笔
  今天
  一划拉
  它就缩进去
  拆开笔
  滑出两根极细的铅条
  还有一节
  蹦跳的小弹环
  除此
  隧道似的笔管里
  再无它物
  把它们装好
  还是
  一划拉
  就缩进
  就像没用的
  生殖器

  2020.12.19


  《滞销品》

  微信好友有一千多人
  如果不删除
  应该有两千多人
  本以为500册诗集
  很容易卖光
  一年过去
  还有三百多本蹲守在
  阳台上
  早晨迎接霞光
  晚上送走夕阳
  最可怕的雨季
  它们没遭水淹
  全仗诗神保护
  还有我母亲的加持

  2020.12.20


  《冬至的吃》

  ? 北方人冬至吃饺子。饺子就酒,越就越有。
  ? 我是南方人,在老家,冬至有炖老母鸡吃的习俗,里面伴有桂圆,荔枝,红枣,蜜枣,莲子,薏米,等等。也不是大杂烩,有选择的放一种或几种。味道是甜的。
  ? 甜味主要来自红糖,冰糖,黄砂糖,白糖,也是有选择的用一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喝甜鸡汤了吧。
  ? 至于别人家是不是这样,我也不好说,肯定不能是一样的。
  南方人讲补,人们迷信在冬至这天吃了炖鸡身体强壮,所以鸡肉最好的部分给重要的男人。
  ? 现在主张健康饮食,糖也被视为“公害”,估计很多人家改变了这种吃法,我也不再这样吃了,虽然我非常喜欢这种味道。
  ? 前几天,晚餐时先生提醒我不要吃糖,因为我母亲是糖尿病。我说你放心,我是低血糖。我是嘴硬,其实还是很听话的。

  2020.12.21?


  《解放》

  大卫是圣经故事里的牧童
  米开朗基罗把他塑造成
  超级美男
  人们问他为什么要雕塑出大卫
  他说他看到大卫在里面
  要把大卫从石头里解放出来
  雕塑出来的大卫两米五
  加上基座有五米高
  为了视觉效果
  他加宽了人体的上部结构
  这也是一种解放

  2020.12.22


  《莫兰迪》

  莫兰迪是个低调的人
  我总有这感觉

  他的画
  毫不起眼的瓶瓶罐罐
  没有一样你想拿走
  起不了半点贼心

  这些东西的上还有一层灰
  遗弃很久的样子
  就像陈年往事或痛苦

  灰是好东西
  对于它们来说

  2020.12.27



  ?









      他若不服你使唤,你就默念此咒,他再不敢行凶,也再不敢去了。”说毕出来,另托人将倪二弄了出来,只打了几板,也没有什么罪。。”正洗浴,打个水花,淬在油锅底上,变作个枣核钉儿,再也不起来了。东风未到,业绩先行:25周盈利273%。创业板板块正在慢慢的转强之中。”于是甄宝玉告辞出来。贾政命宝玉环兰相送。不题。  且说宝玉自那日见了甄宝玉之父,知道甄宝玉来京,朝夕盼望。今儿见面原想得一知己,岂知谈了半天,竟有些冰炭不投。闷闷的回到自己房中,也不言,也不笑,只管发怔。宝钗便问:“那甄宝玉果然象你么?"宝玉道:“相貌倒还是一样的。只是言谈间看起来并不知道什么,不过也是个禄蠹。大盘是否真的反弹?为了稳健,继续观察。

4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发表于 2021-2-8 23:10:19
顶!不能让这帖子沉了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