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冈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1-29 22:50:28 | 查看: 13| 回复: 0
  我叫阳建红,系武冈一名普通老百姓,对于武冈法院刘洪森法官不顾法律依据,枉法裁判,对我及被告姜方运(系武冈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被告武冈市鸿建劳务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法人胡小见,作出武冈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0)湘0581民初366号的判决。对此判决我有几点质疑:
  一、在开庭前没有向我告知姜方运系武冈法院人民陪审员的事实,在开庭中所提及的问题都是带有偏向性的问我这个原告,带有强制性,我的代理律师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对没有手续的合伙建房作出的答辩刘洪森直接说:“不要扯宽了”,以此来阻止我方代理律师辩证。出庭后我说了句:“这房子没有手续,不好判,让法院为难!”刘洪森法官听到后态度嚣张地说:“别人判不下我就判得下,我就能判房子。”一个法官能如此偏袒作为人民陪审员的当事人,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利益输送和互相串通,枉顾法律法规,颠倒黑白!果不其然,不经任何调解他就枉法裁判。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中华人共和国房地产管理法》,鸿建劳务建筑公司无房地产开发资质,且该栋房屋在诉讼开庭至今无任何规划、国土及政府审批手续,武冈法院刘洪森查明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向社会特定人员以合伙建房的形式公开出售套房,属于明显的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房屋交易的目的,而刘洪森枉顾法律法规明文,判决被告房屋买卖合同有效,违反了房屋交易秩序,损害了国家利益,充当″保护伞″公然支持房地产黑开发!三、刘洪森法官认为没有损害我的利益,我没有主张诉讼的权利。我作为一名普通老百姓,自己的血汗钱投资转让费没有得到,房屋也没有得到,我在与鸿建劳务公司协商无果后就股权转让一事于2018年12月向武冈人民法院提出诉讼,并于2019年3月28日由武冈人民法院对该栋9楼靠右边面积为166.92平方的套房进财产保全查封,因该房屋没有任何手续,不能评估拍卖,经法院次调解,才同意武冈人民法院(2018)湘0581民初3201号判决,在武冈法院查封该套房时,鸿建劳务建筑公司没有提出异议,也没有拿出与他人的出让合同或买卖合同,在这次诉讼中才知道,在法院对该套房查封后,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向姜方运收取房款及办理所谓的房屋交接手续,到诉讼开庭前,该房屋都没有达到竣工求,这属于明显的欺诈行为,恶意串通!损害我的利益!根据《合同法》,刘洪森本应判两被告合同无效,但法官刘洪枉顾法律事实,偏??武冈人法院人民陪审员姜方运,把恶意说成善意,相互串通知法犯法!
  我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会还我一个公正,望政府有关部门,严惩诈骗犯,严惩房地产黑开发“保护伞”!!依据法律事实,重审该案件!
  2015年4月7日,案外人许某一、许某二、许某武、许某青作为甲方,与乙方李某、阳建红(本案原告)签订《房屋拆除补偿合同》,约定甲方拆除位于原武冈市北门闸居委会解放路的房屋后,将面积600余平方米的住宅地作为入伙股金出资与乙方合作修建住宅楼;住宅楼层数与层高由乙方根据设计需要决定,并由乙方承担房屋设计、建房承包方案、工程验收、材料的采购以及房屋修建等一切事宜,甲方不得干涉;乙方补偿甲方3个门面(面积合计约165平方米)、11套房屋(每套含公摊面积约130平方米)以及地下室停车位4个,其余房地产的所有权与使用权归乙方所有、管理和使用,甲方不得干涉;甲方的房地产必须无条件过户给乙方,套房的房产证由乙方办至甲方名下,有关费用由乙方负责,乙方在套房售出90%以上方可办理各户房产证件,等等。2015年7月13日,李某、阳建红以甲方武冈市北门闸解放路2-5号地工程的名义与乙方鸿建劳务建筑公司签订《工程施工承包合同书》,约定的主要内容为:甲方将武冈市北门闸解放路2-5号地砖混10层的建筑工程发包给乙方,日照莲公馆由乙方全额垫资承包施工并向甲方交押金200000元;在房屋修建至三层时,甲方退还乙方押金;工程承包价款按建筑面积每平方米718元计算,材料采购价按实签证;在工程全部完成竣工后3个月内甲方付清乙方工程款的80%,再过3个月付清工程的18%,其余的2%的质保金在无质量问题3年内付清,不计利息。在李某、阳建红将工程发包给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后,阳建红作为甲方、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作为乙方,于2016年1月25日签订《合作建房项目股份转让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为:甲方将该项目所拥有的40%股份转让30%的股份给乙方,转让股份后,甲方占该项目10%的股份;乙方给甲方的转让费:乙方无条件将该项目新建住宅楼的9楼补偿甲方不少于148平方米的套房一套;甲、乙双方共同承担房屋设计、施工队的确定,共同办理政府有关部门的一切手续,共同管理财务、售楼、工程验收、材料采购等修建工程的一切事宜;如一方违约,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由违约方赔偿给守约方。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在武冈市北门闸解放路2-5号工地承建房屋过程中,同时向社会不特定人员以合伙建房的形式公开出售套房。2016年3月14日,姜方运与鸿建劳务建筑公司签订《合伙建房协议书》,约定的主要内容为:乙方(姜方运)自愿与甲方(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合伙建房,并按其所住在不同的楼层的价格发包给甲方统一承建,不管市场材料价格及人工工资如何变化,与乙方无关;乙方自选9层A号住宅,建筑面积为168平方米,单价为每平方米1950元,总价款为327600元;乙方向甲方于2016年3月14日首付150000元,楼层封顶验收后乙方向甲方支付总房款的70%,计币79320元,剩余总房款的30%计币98280元在甲方办好房产证并交接给乙方时一次性付清;甲方应在2016年12月31日前将经验收合格的房屋交付给乙方使用。姜方运在合同乙方处签字,武冈市鸿建劳务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合同甲方处盖公章,当时的法定代表人胡小龙在公司公章下签字。姜方运在签订合同的当天按约定支付首付款150000元,2017年1月26日支付房价款80000元,2018年10月18日交纳房屋通电安装费10000元,2019年5月11日交纳剩余房价款与用水增压泵安装款等130000元。2019年5月11日,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在姜方运付清房价尾款时,邀请许某青在场,将武冈市北门闸解放路2-5号住宅楼9层A号套房交付给姜方运。姜方运将该房屋入户门锁好,尚未进行装修与居住使用。阳建红未得到武冈市北门闸解放路2-5号住宅楼9楼的套房,以鸿建劳务建筑公司违反2016年1月25日的《合作建房项目股份转让合同》约定为由,以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唐让、胡小见为被告,于2018年12月18日提起股权转让协议纠纷诉讼。本院经审理后,于2019年8月15日作出(2018)湘0581民初3201号民事判决书,认定阳建红与鸿建劳务建筑公司签订的《合作建房项目股份转让合同》有效,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应依约在武冈市北门闸解放路2-5号住宅楼的9楼补偿阳建红不少于148平方米的套房作为股权转让费,因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在武冈市北门闸解放路2-5号修建的住房已全部卖出,故参照该项目住宅已卖价格及市场行情,酌情由鸿建劳务建筑公司按280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折价补偿给阳建红。该判决的结果为:一、由被告武冈市鸿建劳务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补偿原告阳建红414000元;二、被告胡小见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原告阳建红对唐让的诉讼请求。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该判决已于2019年9月13日发生法律效力。之后,因鸿建劳务建筑公司、胡小见未能履行该判决,阳建红便将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已出卖给姜方运的武冈市北门闸解放路2-5号住宅楼9层A号套房入户门毁损,入户进行装修。姜方运得知该情况后,向阳建红提出异议,并将阳建红换装的门锁损坏。双方未能有效解决纠纷,姜方运便提起排除妨害诉讼,阳建红接着提起本案诉讼。
  庭审后本院组织阳建红与姜方运进行调解,阳建红愿意将姜方运交纳的购房款付给姜方运,要求姜方运将该房屋交给阳建红,而姜方运提出除交纳了购房款外,另外为房屋通水与通电花费了约二万元,要求阳建红退还购房款、通水通电的费用以及按月利率1.5%支付利息,便同意将所购房屋给阳建红。因双方分歧意见较大,最终未能达成一致的调解协议。
  本院于2020年6月29日作出(2020)湘0581民初366号判决,驳回了阳建红的诉讼请求。理由主要如下: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所订立的协议,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被告姜方运、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于2016年3月14日签订的《合伙建房协议书》,虽名为合伙建房,但一方仅按约定支付价款,不参与合伙建房事务与合伙分红,亦不承担合伙建房的亏损,故双方实为房屋买卖合同关系。法律对名为合伙建房实为房屋买卖合同关系的行为并未明文禁止,故对原告阳建红提出被告之间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的房屋交易的诉讼主张,依法不予采纳。姜方运依约支付了房价款,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亦向姜方运交付了约定的房屋,因此,被告之间签订的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已基本履行完毕,系有效合同。原告阳建红不是该合同的当事人,以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交付给姜方运的房屋无土地及建房规划审批等手续,且鸿建劳务建筑公司无房地产开发资质为由,主张被告姜方运、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无效,湖南武冈市房价因原告未举证证明被告之间订立合同的行为系恶意串通且损害了原告的合法利益,武冈房产网即使原告提出的理由属实,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因此不能对出售的房屋办理相关产权登记,影响的是房屋购买人姜方运的权益,并未损害原告阳建红的利益,故原告主张被告之间订立的合同无效的以上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阳建红与被告鸿建劳务建筑公司签订的《合作建房项目股份转让合同》,虽约定共同管理财务、售楼、工程验收、材料采购等修建工程的一切事宜,如一方违约应由违约方赔偿守约方的经济损失,但并无违约方出售的房屋无效的约定;被告姜方运在购买房屋时,并不知道阳建红与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及内部约定,且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对外向不特定对象售房是公开的行为,姜方运有理由相信房屋的修建人有权处分房屋,故与鸿建劳务建筑公司签订合同并以合理价格购买房屋,武冈房产网系签订合同的善意相对人。因此,原告以其系股东之一,未经原告同意与授权为由,提出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与姜方运签订的合同无效的诉讼主张,与原、被告之间内部股权转让协议有关原告只享有部分股权、对姜方运所购房屋不享有所有权的约定不符,故原告的主张不能对抗善意的相对人。如原告认为被告鸿建劳务建筑公司未经原告同意或授权便无权出售房屋,依法也应在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将房屋出售给买受人后一年内行使撤销权。原告诉请被告之间订立的合同无效的真实原因,是原告与被告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纠纷经判决后,原告认为被告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存在无财产可供执行的风险,便强行占用被告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已售出的房屋以抵偿债务,在姜方运提起排除妨害诉讼后,为对抗姜方运的诉讼主张遂提出以上理由主张被告之间的合同无效。因此,原告阳建红提起本案诉讼的真实目的是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来实现自己对鸿建劳务建筑公司所享有的债权,其提出被告之间订立的合同无效的诉讼主张,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在原告阳建红与被告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内部之间的股权转让纠纷已得到人民法院依法判决的情形下,原告为实现债权强行占用债务人被告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之前已出售并交付的房屋,损害了房屋善意购买人被告姜方运的合法权益,姜方运已另行提起诉讼,不是本案审理的范畴。原告与被告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作为所售房屋的合伙股东,本应依法继续履行合同,与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共同完善建房的相关审批手续,然后将所售房屋的产权转移登记在购买人的名下。如房屋出售方违约未办理房屋产权转移登记,房屋购买方有权选择解除合同或要求出售方继续履行合同。被告姜方运在本案中不同意解除合同,提出与被告鸿建劳务建筑公司签订的合同有效的答辩主张,符合法律规定,予以采纳。原告阳建红明知鸿建劳务建筑公司已将房屋出售并已交付给善意的购买人姜方运,且在人民法院判决明确鸿建劳务建筑公司不能向原告交付房屋、只能折价补偿原告股权转让款414000元后,原告仍然去损坏门锁占用被告姜方运从鸿建劳务建筑公司购买的房屋并换装了门锁,具有明显过错,姜方运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损坏原告换装的门锁系自力救济行为,因此,原告要求被告姜方运赔偿门锁损失10000元既缺乏事实依据,亦于法无据。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