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冈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1-20 22:01:17 | 查看: 22| 回复: 1
  1982年初,编辑部领导递给我一篇文章,说:“小葛,你读读,太感人了!”
  这是一篇报告文学,题名叫《爱的暖流》,说的是北京郊区的一个女青年杨朝艳,偶然认识了一个叫戚祖胜的威海青年。戚祖胜是个骗子,采取种种手段,骗取了杨朝艳纯真的爱情。但杨朝艳醒悟后,并没有选择分手,反而不顾父母亲友的反对,毅然跟戚祖胜结了婚,并且用爱情的力量把戚祖胜改变成了一个好人。从此夫妻恩爱,过上了幸福生活。
  确实太感人了,读得我喉头作哽,并为作者的笔力叹服。领导说,要不你去一趟,看能不能再挖掘一下,换个角度写出点更深刻的东西来。
  于是我赶赴威海,找到宣传部门的某同志,递上介绍信,说明来意。某同志说:由于全国各地前来采访此事的人太多,需要统一安排。让我先住下,听候通知。
  第三天黄昏,我接到通知,就在本招待所的一间高级套房里,见到了戚祖胜。
  戚某矮小瘦削,尖嘴猴腮,蜷缩着坐在一张小凳上,弓背哈腰,直勾勾地仰望着对面的一条大汉。大汉正是那位写《爱的暖流》的山东大作家,他瘫在宽阔的皮沙发上,两条粗壮的臂膀松垮垮地搭着扶手,时不时打个饱嗝,活象一座尊神。
  两人正在对话,场面类似于况钟审讯娄阿鼠。
  大作家:你和朝艳的事啊,现在影响越来越大了。西安电影制片厂决定拍电视连续剧呢。
  戚祖胜:啊?谁来演我呢?
  大作家:这个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戚祖胜:X老师,能不能由我自己来演呢?我觉得还是我”晴雯已嗽了几阵,好容易补完了,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象,我也再不能了!"嗳哟了一声,便身不由主倒下.要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话说宝玉见晴雯将雀裘补完, 已使的力尽神危,忙命小丫头子来替他捶着,彼此捶打了一会歇下. 没一顿饭的工夫,天已大亮,且不出门,只叫快传大夫.一时王太医来了,诊了脉,疑惑说道:“昨日已好了些,今日如何反虚微浮缩起来,敢是吃多了饮食? 不然就是劳了神思.外感却倒清了,这汗后失于调养,非同小可自己演我自己好些……
  大作家:你!啧自选股信息啧啧!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戚祖胜:嘿嘿,现在我走在街上,人人都认识我,远远的就喊京新药业手握6.6亿“闲钱” 业绩下滑 大股东却忙着资本运作道:‘看看看,戚祖胜来了,戚祖胜来了!’要是换个人来演,那人家会说:‘这是谁呀?不是戚祖胜呀!’演别人我肯定是演不了的,演我自己,我都不用演,我就是我嘛……
  大作家:那不是你!
  戚祖胜:啊?不是我?那是谁?X老师,你不是说……
  大作家:唉,祖胜哪,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算了,不怪你,你不明白生活原型与文学形象之间的关系。简单地说吧,比如你,只是生活中的一个事儿,要是原原本本把你这个事儿写出来,艺术感染力就不够了,就是说,不能感动人。艺术是需要提炼加工的,经过提炼加工之后,作品中的形象,可以说又是你又不是你。”
  戚祖胜:是我,又不是我,是我,又不我严重怀疑,但我没有证据是……算啦,不让我演,我就不演呗,反正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
  大作家:朝艳今天怎么没有来啊?
  戚祖胜:叫她来她不来,说是要在家带孩子。真是……什么都好,就是这个脑袋有点死板,不灵活。
  大作家:你的脑袋可是太灵活了。
  戚祖胜:天生的,没办法,读书的时候,老师一说我就懂。就是爹妈死的早嘛,没人管,要是一直读书,现在……我小时候也很喜欢文学呢。
  作家:哦?呵呵……最近日子过得怎么样啊?
  戚祖胜:日子嘛,是的,过日子……主要是这个经济上,以前欠了那么多债,一时还不清哪!人家都说:‘戚祖胜,你现在出名了,发财了,怎么还不还我的钱哪?嗯?’我想还啊,可是每个月要过日子啊,光是小孩的奶粉就花不少呢。朝艳她妈妈又来了,又多一个人吃饭不是?哎呀,我琢磨来琢磨去,怎么才能把这个出名和经济挂在一起呢……
  大作家:你想象力还挺丰富嘛。脑袋瓜灵活,难怪骗得了人呢。
  戚祖胜:不瞒X老师说,我要骗谁,谁就一定……不过那是从前的事了,我很惭愧呢。我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一定不辜负X老师对我的期望。
  大作家:警告你啊,一定不要旧病复发啊!
  戚祖胜:那还用说吗?我怎么能做对不起恩人的事呢。我这辈子就是两个大恩人,朝艳和X老师……

  他们就这样你来我往,看都不看我一眼。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兴趣了,戚祖胜这个人跟那作品中的形象相去甚远,坦率地说,我很难相信他已经彻底改过。
  我告辞了。
  街上行人稀少,路灯昏黄,我拖着长长的影子踽踽独行。
  大作家已经因《爱的暖流》享誉神州,显然不希望任何人来分享他的题材,不过我几千里赶来,难道就这样算了么?在这个小城里,杨朝艳毕竟是名人,知道她家的人一定很多。这点小事,是难不住我的。我一路打听,过街穿巷,来到了一栋平房前。
  那门隙着缝,我轻轻地敲门,出来一个中等个头的年轻女人。她衣着朴实,短发,一张耐看的圆脸,清亮的眼睛略带忧郁。
  “戚祖胜不在家。”她说。
  “我知道,我不是来找他的,”我生怕她关门拒客,一口气说道,“你就是杨朝艳吧。我是从很远的贵州来的记者,但我不是来采访的,你看,我照相机笔记本都没有。我为你善良的心肠感动,只是想来看望一下你,保证不会向你提任何问题……”
  她大概被我这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逗乐了,抿嘴一笑,说:“快进来坐吧。”然后回身叫道,“妈,来客人了。”
  一个小老太婆从里间走出来,花白的头发罩着黑纱网,一身黑色的老棉袄老棉裤,裤脚扎着。她抱着一个小孩,眯缝着眼睛仰头看我,脸上挂着疑惑的微笑。
  我躬身向她问候:“老人家,您好!我姓葛,是从贵州来的。”
  “哦,贵州?贵州,贵州……”袭人道:“书是第一件,字是第二件. 到那时你纵有了书,你的字写的在那里呢?"宝玉笑道:“我时常也有写的好些,难道都没收着?"袭人道:“何曾没收着.你昨儿不在家,我就拿出来共算,数了一数,才有五六十篇. 这三四年的工夫,难道只有这几张字不成.依我说,从明日起,把别的心全收了起来,天天快临几张字补上.虽不能按日都有,也要大概看得过去”她说。
  外间没有开灯,凭借里间射出的光亮,勉强可以看见屋角有一口灶台,几张小凳,几个土坛子和一个碗柜一样的东西。进到里屋,只见两张炕夹着一条一米多宽的过道,床上除了两床旧被子之外,靠墙有一个红色的小木箱,还有一小叠孩子的衣服尿布之类。全部家当就是这些,可见生活的艰窘。
  再也没有比夸赞孩子更能讨母亲欢心的了。不过那孩子也确实可爱,看见一张陌生的大脸俯向他,吃惊地往奶奶的怀里一躲,又偷偷偏过脑袋,转着乌溜溜的眼珠,瘪瘪嘴,似乎觉得自己应该哭一下,又发觉这个人的微笑是亲切的,语音是温和的,便觉得没有哭的必要,就笑了。
  孩子的笑立即拉近了我跟主人家的距离。
  老人呵呵地笑起来,说:“哎呀,这孩子……”然后把小孩递给杨朝艳,出去了。
  我信守诺言,不发一句提问,给杨朝艳说些我们贵州的事情。我说在祖国的版图上,贵州地处西南边陲,出门就是山,所以说“地无三尺平”;经常下雨,所以说“天无三日晴”;经济也落后,所以说“人无三分银”……
  她笑着打断我:“哎呀,你真是谦虚……没见过你这样的记者呢。”
  “不过呢,”我说,“风景还是很美的,黄果树瀑布在世界上都有名,还有许多地下溶洞,其中一个……”
  “什么是地下溶洞?”
  “地下溶洞就是……”
  正说着,老人进屋来,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煮鸡蛋递给我。我慌忙起身推辞,说:“不饿不饿,留给孩子吃吧……”
  “孩子有的。”老人说,又把碗递过来。
  “吃了吧,”杨朝艳欠身耳语道,“要不然我妈妈会以为你嫌弃。”
  “我,我怎么可能嫌弃……”我赶紧接过碗,吃了两口,心头一阵发酸,便装着吹汤,埋下头去掩住模糊的泪眼。
  老人抱着孩子出去了,屋里有了短暂的沉默。
  “你见到戚祖胜了吗?”杨朝艳突然问道。
  “是的,”我说,“在X老师那里。”
  “他都对你说了些什么?”
  “什么都没说,他跟X老师说话呢。”
  又是一阵沉默。
  杨朝艳说:“你大老远赶来,难道……真的不是来采访的?”
  “哪里,”我说,“说实话,起初我是想来采访的。但是现在,我觉得不必要了。从走进你家到现在,我已经明白了,你确实是个善良的人,还有你母亲……”
  她喃喃地说:“善良,善良……可是我心里堵的慌,我没有那份能耐,虽然我很想把戚祖胜拉回来,可是,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真的,我没有那份能耐,我害怕……”
  “没必要这样吧?不会的,他已经改得很好了。”
  “是改了不少,可我就是担心他旧病复发,越来越担心……他成天心神不定,喜欢有人采访,来个作家,来个记者,他就高兴得很,说过不停。我跟他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啊,全国人民都知道咱俩又怎么样啊,帐还是要还,奶粉还是要钱买,日子还是照样过……说来说去就是这点事,现在婚也结了,孩子也有了,就应该勤勤恳恳上班,分分厘厘攒钱,把你从前那些骗债还了,也好安安心心过日子,你说是吧……’
  “是的是的。”
  “他们把我说得太坚强了,把他也吹得有点那个……其实我,你别见笑,我只是傻。我认识戚祖”宝钗笑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胜的时候,他说他家住在大海边,大海多么辽阔啊,蓝天白云,白帆点点,多么美,太美了……我们农村,就是一个封建嘛。我既然相信他,把什么都给了他,还能怎样呢?再说,他也确实可怜,爹妈去得早,东为什么我坚持看好优质赛道龙头南大环境家一顿,西家一顿,没人疼,没人管,难怪走上邪路。要是有了一个温暖的家,他会变好……我就是这样想的。把什么都想得那么美好,是不是有点傻呢……”
  “不对,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傻。”我严肃地说,“幻想美好本来是人的天性,只是很多人都被社会异化了,心理变得很阴暗。换个人碰上这种事,或许就不会象你这样处理,这就是你让人感动的地方。不管怎么说,你做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问心无愧。”
  “葛记者,你很会安慰人呢。说真的,没见过你这样的记者。”
  “别的记者又是怎样的呢?”我颇感兴趣地问道。
  “把你叫去问呗,一个劲地问呗。”
  “采访嘛,通常都是这样的。”
  “呵呵,”她突然笑起来,“你不知道,有意思得很,好多人啊,我琢磨他就是希望你照着他想的那样回答。你想说点心里话吧,他打岔,还是一个劲地问,一直问到他满意为止,你没想到的他都给你想到了……你说这算哪门子呢?”
  我无言。
  她叹口气,突然压低声音说:“告诉你,前两天戚祖胜又给别人借钱了,骗别人说孩子生病了。我不敢声张,怕我妈妈数落……”
  不祥之提醒的板块,爆发了兆啊!屋子里的灯光仿佛一下子昏暗了,老人在外屋哄着小孩的哦哦声更是让人心酸。我憋了许久,竟想不出一句宽慰的话,只能告辞了。
  走到门口,我想说:你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哪一天你觉林黛玉虽然哭着,却一眼看见了,见他穿着簇新藕合纱衫,竟去拭泪,便一面自己拭着泪,一面回身将枕边搭的一方绡帕子拿起来, 向宝玉怀里一摔,一语不发, 仍掩面自泣得再也无力支撑下去,千万不要顾忌社会舆论的压力,不要委屈自己。
  但我没有说,只是深深地向她们母女俩鞠了一躬,转身走了。
  我大步流星,解开衣裳扇着燥热的胸膛。倘若大海就在眼前,那该多好啊!看那一排排海浪冲上礁石,哗啦哗啦地喧腾,该是多么畅快!
  我一晚上没睡好,天蒙蒙亮就爬起来,徒步翻越一座山梁,来到海边,搭上一条渔船,驶进了大海。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大海。真的就象戚祖胜告诉杨朝艳的那样,多么辽阔,蓝天白云,白帆点点……可是我的心还是象杨朝艳说的那样,堵老魔将芭蕉扇插在后项衣领,把七星剑提在手中,又点起大小群妖,有三百多名,都教一个个拈枪弄棒,理索轮刀得慌……
  我什么都没有写。我不能写,写出来就要跟那些已经发表获奖的以及正要拍摄获奖的东西对撞!我没有勇气跟他们对撞,编辑部领导也不会支持我跟那一股正在神州泛滥的“爱的暖流”对撞!我只是每月给杨朝艳寄去一份刊物,后来离开了编辑部,就停止了。
  就在写这篇东西的时侯,我心血来潮,上网查了一下,赫然看见:杨朝艳早在1985年底就跟跟丈夫离婚了,原因是丈夫骂她,打她,而且死性不改,锒铛入狱,获刑15年。


  附录:杨朝艳给戚祖胜的信
  祖胜:
  我决心要离婚了,起诉书我已经送交法院。
  你是了解我的,不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是不轻易改变主张的。回想六年来,我几乎没过一天舒心日子,连续的债务,工作,家务,还有你的折磨,使我精神紧张得简直要崩溃了,但我还是忍过来了,然而,我苦苦等来的是什么?是你不同情我,不理解我!
  你认为我软弱无能,可以任你胡作非为。你错了!你的这种胡涂观念,毁掉的正是你自己!
  过去,我对你是尊重的,有些伤你自尊心的话,我尽量不说,只有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说你几句,可你听吗?你回报的是打我,骂我!
  你应该明白,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情了,我心里痛苦得很,一对志不同道不合的夫妻早晚是要散的。你难道忍心看着我结束自己的生命吗?如果你是聪明人,那就该愉快地和我分手!
  说到这儿,你大概会想到我的工作和户口的进城问题,我告诉你,这一切我可以统统不要!财产我也可以全都放弃!我只要一条活命!
  希望你努力,等你一旦醒悟过来,你就会懂得我今天的决定。
  祝你进步!
  杨朝艳
  1985年×月×日

8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发表于 2021-1-20 22:21:21
真TMD坑爹!!!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